您好,欢迎来到河南交通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行业新闻 河南新闻 通知公告 会议展览 安全管理 融资合作 招标投标 标准设计 产品装备 人物访谈
产学研究 招聘求职 法规规划 数据统计 交通文化 联盟之窗 交通百科 健康旅游 论文论坛 视频新闻 在线论坛

行业新闻 更多>> 
加油站加油区域用手机扫码支付安 8-12
单卡用户通行优惠明年取消 ET 8-8
东航将从8月8日起推出“代客选 8-8
日均发行突破58万 ETC用户 8-7
铁路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发布 8-6
中原新闻 更多>> 
海绵城市、地下环廊……“四个中 8-12
郑州市将严厉打击出租车拒载、不 8-9
今年9月底前,河南又有5条高速 8-7
一键按下,可引爆全车逃生玻璃— 8-7
最新!郑万高铁河南段正式“通电 8-7
通知公关 更多>> 
关于表彰2018年度全省交通运 8-4
河南省交通运输厅职能配置、内设 7-7
河南交警清理重点车辆和驾驶人交 5-17
河南省交通公安联合治超“天网行 4-27
关于抄告交通出行领域失信治理中 4-11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交通百科 >> 详细信息

古代学子的艰辛“高考路”
发布人:河南交通网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6/9 

又到一年高考时。出租汽车爱心送考、公共交通服务更新、铁路开行高考专列、民航开设绿色通道……不论家中是否有学子,交通运输行业早早动员起来做好服务,也加入了“备考”的行列,让考生的赴考之路更便利顺畅。相较现今的考生,古代学子在中举之后,需经过少则十几天,多则几个月的跋山涉水进京赴考,其间也留下了不少真情实意的名诗佳篇。今日,跟随我们踏上古代学子的漫漫赴考路,体味长途跋涉中的百态人生。

一个“赶”字几多煎熬

炎炎夏日,难耐俩字:烤和考。

高考汹涌,自古如此。宋朝时,宋真宗赵恒甚至亲自撰写《劝学篇》:“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相较今天的考生们就近考试、交通便利,古代的考生们可没那么走运。从隋朝正式启动科举到清末废除科举,1300多年,进京赶考的交通方式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革。一路风尘仆仆,不仅非常烧钱,还极为艰险。对此,唐朝考生刘蜕曾在一篇文章中描述:“家在九曲之南,去长安近四千里。膝下无怡怡之助,四海无强大之亲。日行六十里,用半岁为往来程,岁须三月侍亲左右,又留二月为乞假衣食于道路……况有疾病寒暑风雨之不可期者,杂处一岁之中哉!是风雨生白发,田园变荒芜。”

一个“赶考”的“赶”字,让考生们备受煎熬。

客栈为吸引客源提供免费租驴服务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经济条件稍好的考生一般会租个代步工具,比如唐朝诗人贾岛。他初次参加科举考试,从老家河北道幽州范阳县(今河北省涿州市)前往西安,一路上时常租驴。抵达长安后,贾岛曾寻访好友李凝,结果未遇,于是赋诗一首。路上,贾岛“选择综合征”爆发,在驴背上一路琢磨:哎呀,这个“僧敲月下门”,是用“推”字好呢,还是用“敲”字好呢?冥思苦想间,不小心闯入了京兆尹韩愈的出巡车队。韩愈得知缘由,沉思半晌,说道“作‘敲’字佳矣”。当时,每年一到考季,很多客栈为了吸引应试者住宿,还专门提供免费租驴服务。可惜的是,即使受到韩愈的赏识,贾岛依然仕途坎坷,多次赶考都名落孙山。

宋代《青箱杂记》记载,北宋邵武人龚国隆去京城(开封)参加考试,家里穷,没那么多路费。好在他伯父是个小京官,手头有些“国营饭店”里乘用车马、使用夫役的“驿券”,于是都给了侄儿资助他赶考。

清朝顺治年间,为鼓励举子参加考试,朝廷补贴每人10两至20两银子当路费,同时还可以领取“火牌”,能在沿路驿站免费租用马车,马车上插有标有“礼部会试”的黄旗,遭遇土匪强盗可保平安。

骑马进京赶考也有很大风险,明代著名医家江瓘主编的《名医类案》有记载:“入京师赴省试,过桥坠马,右臂臼脱。”昏迷不醒之际,幸好有路过的良医救治,“五日复常,遂得赴试”。

四川合川人丁治棠,曾参加光绪十五年(1889年)的会试。光绪十四年(1888年)十二月二十日,他从家中出发坐船到重庆,二十三日转船前往上海,二月初七终于到达北京,前后耗费47天。四月二十六日,他原路返程,七月回到重庆。从离家到返家,前后一共耗时8个月。在远行坐高铁、乘飞机的我们看来,这简直不能忍受。很可惜,即使“费银数百”,最终还是“如泥牛沉海,毫无消息”。

路途艰险,几家欢喜几家愁

“十年常苦学,一上谬成名。擢第未为贵,贺亲方始荣。时辈六七人,送我出帝城。轩车动行色,丝管举离声。得意减别恨,半酣轻远程。翩翩马蹄疾,春日归乡情。”骑马、坐马车赶考,一般少部分考生才享用得上,比如唐朝出生官宦家庭的白居易。二十七岁时,白居易策马进都城赶考,成为十七名新科进士中最年轻的一个,为此兴奋得一夜无眠,意气风发写下这首《登第》。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长期伏案苦读,本就缺乏锻炼弱不禁风,赶考路途又远而险,不少人还没踏进考场就死在了路上。也因此,送考时的离愁别绪往往格外浓烈。

十年寒窗,中榜、落榜的情绪更是天差地别。唐朝诗人孟郊屡考不中,曾写下《再下第》大倒苦水:“一夕九起嗟,梦短不到家。两度长安陌,空将泪见花。”后来终于登榜,立马笔锋一转写下《登科后》:“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读来最令人唏嘘的,莫过于宋代董德元落榜后写下的《柳梢青》,“满腹文章,满头霜雪,满面埃尘。直至如今,别无收拾,只有清贫。功名已是因循。最懊恨、张巡李巡。几个明年,几番好运,只是瞒人。”个中滋味,可谓道尽。

中榜落榜,几家欢喜几家愁。但不管怎样,考生们与他们的青春年华,就这么渐行渐远、永不重逢了。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合作洽谈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关于网站
豫ICP备13024181号-1 管理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交通网 版权所有 © 2003-2014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农业路41号 邮编:450000 投稿邮箱:zygdw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