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河南交通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行业新闻 河南新闻 通知公告 会议展览 安全管理 融资合作 招标投标 标准设计 产品装备 人物访谈
产学研究 招聘求职 法规规划 数据统计 交通文化 联盟之窗 交通百科 健康旅游 论文论坛 视频新闻 在线论坛

行业新闻 更多>> 
“和你无冤无仇,你放了我吧,我 10-12
驻马店市西园派出所组织民警走访 10-11
驻马店市西园派出所组织民警走访 10-11
驻马店市西园派出所民警入户走访 10-11
驻马店市西园派出所民警开展防诈 10-11
中原新闻 更多>> 
冯国文到郑州督导调研旅游客运企 10-7
驻马店交警召开新闻通气会公布2 9-30
河南交警两公布一提示—中秋佳节 9-10
省交通运输厅召开厅安委会全体会 9-9
郑州交通顺利完成全国民族运动会 9-9
通知公关 更多>> 
关于表彰2018年度全省交通运 8-4
河南省交通运输厅职能配置、内设 7-7
河南交警清理重点车辆和驾驶人交 5-17
河南省交通公安联合治超“天网行 4-27
关于抄告交通出行领域失信治理中 4-11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招标投标 >> 详细信息

南阳国土局拒区政府变更“钉子户”产权申请:不服诉讼
发布人:河南交通网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1/7 

   “四层楼房其中两层被定性违法建筑,区政府联合开发商共同申请变更、压缩掉我的一半合法产权,最终想达到共计455平方米的房屋仅予赔付94余万。这在周边房价已达一万元上下的情况下,我们一家或许还换取不了一套100平米的住宅。如果换换人,是不是也会无奈变身钉子户呢?”近日,河南南阳市民胡金玲向记者如是反映了他的临街小楼变身“钉子楼”的过程。而针对区政府、开发商要求变更其房屋产权的申请,南阳市国土局在经详细调查后称,区政府、开发商所提更正申请不符规定,可对颁证不服提起诉讼。

 

     58岁的胡金玲是南阳市宛城区仲景街道办郭庄村17组村民,其一家所居住的四层小楼位于南阳市鼎盛路与孔明路交叉口的市体育场对角。据其介绍,这栋独院住宅系她和丈夫1996年出资建造。在1997年申办房产登记时,因需要城市户口,夫妻二人经与侄女胡淑敏协商后,使用了胡淑敏的身份证交由村里统一办理了房产登记,后经公证部门公证,证明该房屋权益系胡金玲夫妇所有。

    房主连诉征迁补偿大缩水

    胡金玲告诉记者,2012年6月,南阳市宛城区政府公告称要在此地开发建设“宏馨家园”经济适用房项目,要对村民房屋进行征迁。“但在公告下达后的几年间,经适房项目一直没有动工。”胡金玲说,在2017年12月4日,宛城区政府对她家下达了一份“宛区政房补决字【2017】26号”补偿决定书。

   “意想不到的是,房产部门确权的4层455平米产权,在这份26号补偿书里被称作有两层为非法建筑,共计赔偿94万余元,折算后每平米约2000元。”胡金玲说,因其居住地带近年来已发展成为闹市繁华区域,附近高档建筑林立,这对于附近房价已在一万元上下的情况下,所得赔偿或许换取不了一套一百平方米的住房。

   “更不可思议的是,宛城区政府委托的房地产评估公司根本没有到我家房屋内进行过丈量、观察,真不明白对建筑材料、内部结构一无所知的评估师又是如何评估出如此之低的房价呢?”胡金玲告诉记者,因其家未妥协26号征迁补偿,在2017年6月,他们家楼房外被圈起了围挡,大量垃圾堆在了房屋一侧。

   针对胡金玲爆料称遭遇的这份缩水补偿,宛城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项姓副主任告诉记者称,源于其家当年办理房产证时提供了一份虚假准建证。项主任称,其此前已于胡金玲家属多次协商,但对方狮子大开口,所以一直未能谈妥。

   对此,胡金玲告诉记者,在此前的协商中她们一直结合相关房价及时间节点争取补偿款,从未有过过分要求。而对于所谓的虚假准建证,胡金玲回忆说,当年(1996年)建房时,建房村民的准建证均由村里统一集中办理,后于1997年下发房产证。 “后来市政府有关部门介入此事后,也对我家的房屋产权做出了确权说明。”

 

   省、市3道督办令成空文

   胡金玲告诉记者,因坚决不妥协区政府的26号征迁补偿,在2018年3月,她将此事投诉到了南阳市人民政府法制办。

   两个月后的2018年5月8日,南阳市人民政府向宛城区政府下达了宛政监决【2018】2号行政执法监督决定书。该决定书称,当事人于2017年11月对宛区政房补决字【2017】26号提出行政复议,后复议机关撤销了该决定。但你区于同年(2017年)12月又做出了宛区政房补决字【2017】88号,内容与26号几乎一样。此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被申请人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具体行政行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体行政行为。

   该2号执法监督决定书还就被征收人房屋价值的补偿作出了明确说明称: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房屋面积一般以产权证和房屋登记簿的记载为准。而该补偿决定中并未按照房产证的实有面积补偿,明显与法规不符。此外,当事人一直在用自建房屋经营,并办有营业执照,按照规定应给予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以适当补偿。

    决定书最后对宛城区政府还提出要求称,按照依法行政的要求,由你区对征收补偿自行纠正,并将纠正情况在十日内报市政府。

    据胡金玲介绍,因上述2号监督决定书下达后,宛城区政府并未对此事有进一步协商及纠正,其随后又将此事向河南省政府法制办进行了投诉。

   随后,南阳市人民政府又一次向宛城区政府下达了宛政监决【2018】3号行政执法监督决定书。该3号决定书称,在2号决定书下达后,宛城区政府没有就2号决定书要求向市政府报送相关处理情况。5月18日,河南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对南阳市政府下发了《行政执法监督检查处理通知书》,要求对群众投诉的征收补偿方案调查核实,依法处理并上报省办。

   3号决定书显示,河南省法制办下发的监督检查通知书得到了南阳市政府一位胡姓秘书长及景姓、马姓两位有关市长的批示,并交市法制办牵头、调查、督办。

3号决定书还明确要求宛城区政府于6月20日前将处理情况报市政府,逾期不报将移交相关部门处理。

   那么,在河南省、南阳市接连3道监督检查通知下发后,宛城区政府有无按照批示处理此事呢?

   一份南阳市政府法制办于2018年7月15日向南阳市政府作出的情况说明,显示了此事的进展状况。说明称:收到省政府法制办《行政执法监督检查处理通知书》(豫政法监【2018】2号)后,“我办召集了市国土、征收办、房管等部门及市政府数名法律顾问对该项目实施情况进行了论证,认为宛城区政府在该项目实施中存在程序和实施中的不适当,作出的“宛区政房补决字【2017】88号”,与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不符,存在明显违法行为。”

说明称,在市政府5月8日下发2号决定书时,就已指出了存在与法规不一致的问题,要求其自行纠正,并按规定上报市政府,但在规定期限内宛城区政府既未纠正也未上报。

    说明还称,直至3号决定书下发后,6月12日,宛城区政府上报了有关问题的整改情况报告,但该报告避开了前期指出的其与法规不一致的行为,也未有任何整改结果。对此,法制办和五科于6月20日召开了由宛城区政府(法制办、征收办人员参加)、市政府法律顾问参加的协调会,会上形成了两条处理意见:一是由宛城区政府联系当事人进行进一步协商,争取达成补偿一致意见;二是由宛城区政府自行纠正,撤销88号征迁补偿决定书,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要求的程序与内容重新协商或重新做出《征收补偿决定书》。

   “但协调会后至今,宛城区政府既未与当事人联系也未纠正其不当行为,没有再进行答复。因此市政府法制办也一直未能向省办反映。”这份说明的最后内容显示,鉴于以上事实,对宛城区政府拒不纠正其不适当行政行为的情况,根据《河南省行政执法条例》等有关规定,建议市政府向宛城区政府下发《南阳市人民政府行政执法监督决定书》,依法撤销88号,并责令宛城区政府按照法规重新做出征收补偿决定。

    国土局拒绝更改房屋产权

    记者通过走访得知,在数道整改令后宛城区政府不但拒不整改,反而联合开发商向南阳市国土局不动产登记中心提出了更改其家房屋产权的申请。而南阳市国土局于2018年12月10出具的一份回复说明称,经查阅当年办理房产证档案资料,1996年胡淑敏申请登记的5061293号房屋系经有关部门同意后确权发证,且许可证批准的建筑面积和层数均与房屋所有权证证载内容相符。

    说明还称,宛城区、开发商二者提出的更正申请不符合《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有关规定。二者如有异议,应对提交证件机关或对本局提出对不动产颁证不服、要求撤销登记的行政诉讼。

    记者注意到,按照政策南阳市在2013年也叫停了经济适用房的开发建设。但“宏馨家园”经适房项目在2012年起数年未动工的情况下,于2016年提出了变更建设“城中村改造”的申请,并得到了南阳市城中村改造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同意。该办公室于2016年11月2日下发的文件显示,同意将宏馨家园区域纳入城中村改造计 划,具体改造用地范围以项目规划用地批准文件为准。

   日前,记者走访南阳市国土局,该局土地利用科朱科长向记者表示,按照国家规定,经济适用住房用地一经供应划拨,不允许改变用途。此外,不管是什么用途的供地,只要闲置达到两年,政府将依法收回。朱科长称,“首先要搞清楚的是,国土局有没有给这个项目划拨土地”!

   当日,南阳市国土局土地利用科相关负责人通过调取台账查询告诉记者,没有记录显示该局给宏馨家园项目供应过土地。

   记者随后赶赴胡金玲住处注意到,此处多数民房已动工拆迁,唯独胡金玲家的四层小楼临街矗立,俨然成了一栋“钉子楼”。当日,胡金玲家的邻居赵老汉前来处理“家中”遗留废品时告诉记者说,他和几家邻居自征迁伊始已同区政府、开发商多番“较量”,但最终败阵。“不告了,民告官哪那么容易, 有个差不多算了!”言语中,赵老汉心情已显平复。他说,目前和家人已租住在了三里外的“新家”。

记者当日致电宏馨家园项目开发商徐经理问询土地划拨及征迁赔偿进展事宜,但徐表示,这些均为商业机密,不能告知。当记者提出要与其见面采访时,徐称身在外地,不方便见面。

   “省市两级接连发文督办,仍丝毫不能推动宛城区政府处理此事。目前,3号监督决定书也已下达半年之久,难以想象宛城区政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胡金玲一家百思不得其解。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合作洽谈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关于网站
豫ICP备13024181号-1 管理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交通网 版权所有 © 2003-2014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农业路41号 邮编:450000 投稿邮箱:zygdw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