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河南交通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行业新闻 河南新闻 通知公告 会议展览 安全管理 融资合作 招标投标 标准设计 产品装备 人物访谈
产学研究 招聘求职 法规规划 数据统计 交通文化 联盟之窗 交通百科 健康旅游 论文论坛 视频新闻 在线论坛

行业新闻 更多>> 
豫皖两省“信阜六淮”四市区域联 6-29
交通公安联合执法 加强治理车辆 6-25
固始县道路运输管理局持续开展防 6-23
光山县实现城乡客运公交化 6-14
光山县交通运输局开展四送一助力 6-7
中原新闻 更多>> 
固始交通执法大队在疫情防控一线 5-5
万警助万企|民警助企挽损失,真 5-1
郑州市交通运输局部署开展道路运 5-1
马剑平主持召开全市基础设施推进 5-1
秦广洲到官渡黄河大桥调研指导工 5-1
通知公关 更多>> 
2022年劳动节假期河南省普通 5-1
关于印发河南省“十四五”现代供 3-7
郑州交警:机动车交通违法曝光台 1-17
关于推进交通运输执法领域突出问 1-17
罚款扣分,河南高速交警集中曝光 8-16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交通百科 >> 详细信息

河南省交通厅风水灵异:“打炮事件”始末
发布人:河南交通网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2/1/17 

▲原河南省交通厅办公大楼

据说河南省交通厅几任厅长陆续落马后,新厅长上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了一位知名的风水大师,请大师看看为什么几位前任都不得善终。经过一番考察,大师揭晓真相:河南省交通厅的邻居是一所炮兵指挥学校,几位厅长都是被炮兵学校的“炮”给轰下台的。“炮”就是“火”,而能灭火的东西就是“水”,水的颜色是蓝色的,所以只要把省交通厅的办公大楼涂成蓝色的,就能灭了炮兵学院的火,长保他官运亨通。


于是,河南省交通厅的办公大楼就成了现在的颜色。

▲河南省交通厅

1997年4月某日,河南交通厅厅长曾锦城夜做噩梦,一大早起来部下向他反映说对面的郑州炮校有两门大炮改变了原来的摆放姿态,正对向自己的办公大楼。曾上楼打开后窗,果然看到了乌黑的炮口!他深感戾气相犯,遂叫一风水者,卜曰:“大凶”,不敢怠慢,即日与炮校方面谈判,最后许彼调转炮位,愿付大洋百万,彼竟趁火打劫,索洋五百万,终未果。五月,交通厅东窗事发,曾落马。

第二任厅长张昆桐一上任便亲自与炮校方面谈判,愿付五百万,不料炮校狮子开口,索金两千万!张拂袖而去。炮校未得到一文,岂肯干休,索性将九门大炮全部对准交通厅大楼摆放。三个月后张昆桐落马,被查出受贿金额一千余万。(我才收了1000多万,你就要2000万,太黑了……)
2000年第三任厅长石发亮上任伊始便有幕僚高参说,曾张二人都是被对面郑州炮校的大炮打掉的,自从炮校把那几门炮对准交通厅办公大楼以来就接连出事。石发亮心中不安,派人去炮校多次交涉,说怎么放置都是放,何必一定对准他们,炮校说,哪个方向都有人,老百姓也是人呀。其时,老石得“高人”指点曰:“同门同宗不伤”,就是一家人不伤一家人。即日采购军装,与炮校服装保持一致,严令交通厅职员必须穿军装上班。一时间,交通厅穿军装上班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引来不少观赏者。可是,此法不灵,也许是那几门炮威力太大,一年后老石被查出受贿近四千万入狱。
在经历了厅长“三连倒”后,河南省将原省计委副主任安惠元空降至交通厅担任厅长老安是见过世面的人,上任三天大笔一划,拨给炮校两千万XX建设基金,结果炮校收到拨款第一分钟就调转炮位。不久后,老安顺利升任河南省省长助理、省政府秘书长。

或许是看到了空降厅长的好处,安惠元离任后河南省再次选择空降思路,时任安阳市长的董永安于2008年3月到任交通厅长。其时,炮校方面早已不失时机的将炮位调转,炮口又调回原位对准交通厅办公大楼。
董永安目睹这乌压压的炮管,百感交集,此刻已不可能再找借口给炮校拨款,其智囊团在众目睽睽之下,奔着防御之路数,再三商榷后实施了一个相对应的举措:在交通厅办公大楼的楼顶建造了一个巨大的钢盔!可惜钢盔却没有挡住炮弹他就任不到一年,河南省交通厅就再发贪腐大案,可喜的是挨炮的不是他,钢盔保住了头,副厅长李占朝被打落

李被双规后,董永安已是惊弓之鸟,即刻商讨交通厅搬迁事宜……但,仍逃不过命数,或者是有钢盔,使炮弹打歪了,然后最终修正目标后,于2010年12月25日,董永安被“双规”……



资料显示,从1995年时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的曾锦城落马算起,到2011年时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董永安落马,16年间,先后共有四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一位副厅长于任上因贪腐“落马”,分别是曾锦城(被判刑15年)、张昆桐(被判无期)、石发亮(被判无期)、董永安(一审判无期)和李占朝(被判刑13年)


人物: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曾锦城 时间:1997年 获刑:15年


曾锦城1945年生于湖南,1968年毕业于湖南大学土木系,25岁时就设计出中国第二大石拱桥——浒湾大桥,大学毕业后,曾锦城从养路工、技术员做起,先后担任过河南省新县公路段段长、许昌地区交通局副局长、河南省交通厅厅长、周口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等职务。


曾锦城在河南省交通厅任职期间,为解决河南交通的路少、路况差等瓶颈问题,带领全省交通系统风风火火建公路,并推动该省高速公路的起步,树立了“实干家”的形象。他首创的“养路费大包干”方法,至今在河南省交通系统内沿用。


但曾锦城自视劳苦功高,一直抱怨未得到应有的奖励。其间,曾锦城出过几次国,面对西方繁华景象,思想震动很大,产生了“正厅级干部收入太低”的失落感,遂开始收受钱物。

1993年,因被人举报违纪违法问题,经上级部门查处后,曾锦城被免去省交通厅厅长职务,调任周口行署专员。从此他开始大肆卖官。


1995年10月,省纪委决定对曾锦城的问题立案调查;1996年5月30日,曾锦城被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1997年10月,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曾锦城,因受贿被判刑15年。

人物: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张昆桐 时间:2001年 金额:100余万

张昆桐1942年生于北京,60年代末大学毕业后到河南工作,1981年~1994年,先后担任平顶山市城建局副局长、河南省计委副主任兼秘书长、河南省建设厅副厅长,1994年张昆桐被任命为河南省交通厅厅长。

张昆桐在位5年间,每年在全省交通工作会议上作工作报告,除了部署业务工作外,还大讲特讲党风廉政建设。但他在担任交通厅厅长时就23次收受他人钱物共计40多万元。

1999年10月20日,省纪委正式对张昆桐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2000年2月28日张昆桐被执行逮捕,5月27日,被依法罢免交通厅厅长职务。

2001年3月27日,法院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张昆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1年3月,新乡市中级法院判处张昆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昆桐在担任河南省建设厅副厅长、交通厅厅长期间,先后受贿21次,共计100余万元,另外还挪用公款10万元。


人物: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

时间:2006年 金额:人民币1497万、美元48万、港币36万

1958年,石发亮生于河南省扶沟县。1970年代初部队转业后,先后任郑州市委副秘书长、省政府派驻香港公司负责人等职。从1978年起,三进两出交通厅。1994年再次走入交通厅后,在副厅长位置上干了6年。

1994年7月~12月,石发亮担任郑州市著名的“四桥一路”(均为高架桥路)建设工程指挥者之一。他主持修建的郑州市紫荆山立交桥工程,仅用180天完成了预计工期为两年的施工任务。石发亮因此被评为河南省1995年“十大新闻人物”,并名列榜首。

1999年10月,石发亮开始主持河南省交通厅全面工作,2000年5月,被省委、省人大、省政府正式任命为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

2002年12月中旬,在中纪委的直接领导下,河南省纪委对石发亮实行“双规”,审查其违纪、违法问题。

2006年8月,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石发亮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审理查明,石发亮在任河南省交通厅副厅长、厅长期间,单独或伙同他人为12个请托单位或个人谋取利益,先后23次收受贿赂款、物资合计人民币1497万多元、美元48万元、港币36万元。案发后,上述款物全部追缴。

人物: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董永安 时间:2011年 金额:约3000万

董永安1956年出生于陕西西安,1982年从西安交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位于洛阳的中国一拖集团的前身——中国第一拖拉机厂。2002年任“一拖”的一把手。2004年步入政坛,担任安阳市委副书记、市长,并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2008年3月,董出任河南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2009年,河南省政府机构改革之际,河南省交通运输厅挂牌,董的职务随之变为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

2010年12月24日,董永安在参加河南省经济会议时被省纪委带走,随后正式被双规。

2011年12月,河南省检察院对董永安立案侦查。董永安被指控在其担任洛阳一拖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董事长,河南省安阳市政府市长,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的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现金1631万元人民币、4万欧元、10万港币、1万美元、9.7万元购物卡、价值2.3万余元的金条工艺品五件;伙同他人受贿940万元人民币,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受贿罪。

按理说,每一次前任厅长的落马,对于后任都是一次风险成本展示,都足以警示后任者贪腐成本之高。为什么在此情况下,每一个新任厅长仍然愿意选择高成本的利益追求行为?

在金钱面前,如果党性、原则性不强,很容易迷失自我,跌入犯罪深渊。交通设施动辄上百亿的投资,成了各路人马垂涎的肥肉。为承揽工程,不少人托关系找门路,他们瞄上的往往是交通领域“一把手”。

为何交通领域的“一把手”接二连三被撂倒?

在第三任落马厅长石发亮案发后,一些省直干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致认同这个观点:

一是交通厅“钱太多”;

二是这些钱怎么花都由厅长说了算;

三是对于厅长职权的行使缺乏有效监管。

“社会上很多人都说交通厅是个大染缸,为什么?因为交通厅钱多!到处是钱!”省交通厅一名老干部说。“我跟前面这三任厅长都共过事,像曾锦城、石发亮干工作都是兢兢业业。但是人到了钱多的地方,很容易陷进去,不能自拔。”

他们在落马前热衷说“廉政名言”

落马的这4位交通厅长均有各自的“廉政名言”。

第一任“落马”厅长曾锦城在任时就曾以写血书的方式给河南省委表白: “我以一个党员的名义向组织保证,我绝不收人家的一分钱,绝不做对不起组织的一件事……”

曾锦城案发后,第二任“落马”厅长张昆桐一上任便向省委领导表示一定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沉痛教训,并提出口号:“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

张昆桐被捕后,第三任“落马”厅长石发亮在刚上任时也表示要吸取张的教训,提出的口号是“一个‘廉’字值千金”,并将其细化成“两个原则”“不义之财分文不取,人情工程一件不干”;

第四任“落马”厅长董永安在当交通厅长前也有自己的“廉政名言”,那是他在刚当选安阳市长时说过的话。“常修从政之德,常思富民之策,常怀律己之心。”

2004年4月,在安阳市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新当选市政府市长的董永,用这3句话概括了自己的从政原则。

但是,事实证明,这些豪言壮语只是停留在了口号的层面。

“重点工程项目的建成并投入使用,直接推动了地方经济实力的提升。然而在一些地方,伴随工程完工的,是一批领导干部的‘倒下’。”郑州大学一学者认为,交通工程建设领域容易滋生腐败,与投资和建设管理体制不完善有关,再加上不规范的招投标行为,很容易导致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个人化,以及“条子工程”、“人情工程”泛滥。

,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合作洽谈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关于网站
豫ICP备13024181号-1 管理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交通网 版权所有 © 2003-2014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农业路41号 邮编:450000 投稿邮箱:zygdw888@163.com